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山流水

教授的博客 (倚天照海花无数,流水高山心自知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青羊驿与金牛古道  

2017-02-20 09:41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  教授

离开故乡青羊驿三十五年了,每当回想起来,家乡的一切都历历在目,青羊与金牛古道也渐渐地在脑海里清晰起来。

一、青羊驿古镇与驿道

秦岭南麓,巴山群山环抱,蜿蜒如飘带的汉江穿山而过。距勉县城西27公里处,108国道和阳平关-安康铁路沿江而下,直达汉中。一座留着历史印迹古老小镇,宛如散落在汉江上的一颗小小的珍珠,静静地矗立在那里。解放前,这里有李家的高墙大院,戏楼高歌,小镇车水马龙。如今,一座座高楼林立,书声郎朗,古老的集市依然熙熙攘攘。

明洪武年间在此设驿站,因青泥坡有一青石羊(今已不存)而得名青羊驿。相传,这里有一头青羊,经常白天出来糟害庄稼,晚上偷吃牲畜,危害四邻八乡。一个当地武艺高强的后生,乘夜黑用钢叉将青羊叉到,怒摔八块,从此,石羊再也不能危害乡邻。石羊的传说虽不完全可信,但青石羊却有源可依。我曾经沿镇北红岩沟,多次进行地质考察,探寻青石羊的踪迹。沿沟溯流而上,溪流清澈,落石成瀑,沟脑有一溶洞,长5公里,洞内石笋、石幔、石花,形态惟妙惟肖,神态各异,真是天物造化。元古代这里曾经发生火山爆发,大地一片火海,天地混沌。随着火山喷发强度减弱,海水逐渐淹没大地,形成了现今的海相玄武岩。形态各异的枕状构造,色若碧绿,状似青羊,枕状玄武岩原来就是 “青羊”的出处,青羊“有据可考”。

沔县县城(今勉县武侯镇)正西方向,走栈道十五里至土关铺,又十五里至沮水铺,又八里至铜钱坝,又六里至新铺湾,又一里至蔡坝,又十五里至青羊驿,又五里至板庙子,交宁羌金堆铺界川陕驿路。据记载,沔县在光绪道光年间有顺政驿(县城)、青羊驿、黄沙驿以及金牛驿(大安驿,后划归宁强),其中顺政驿(县城)、青羊驿、黄沙驿驿站,每年驿卒、军马、马夫、工、料生活费等,共花费银两五千一百一十六两三钱二分八厘金,青羊驿在县城西六十里,原雇马四十三匹,马夫二十一名。青羊驿位于汉水北面,青羊驿曾设置驿丞一名,名叫吴诏,于嘉庆间裁汰。

驿往往为古代军事情报快速传递而设置的。多三十里为铺,六十里为一驿。在以马为交通工具的古代,铺多为饮水、吃饭、歇脚之所;驿,为马提供草料、饮水、补给和旅人住宿的客栈及集镇。涉及边防军事情报而盗窃或泄露者,处以斩刑,驿卒往往脸上刺字亦防止逃跑或泄密。元代也制定有《站赤条例》,设“铺马札子” 为情报传递员。明清时,邮驿几乎完全军事情报化。譬如朱元璋曾明令规定:“非军国重事不许给驿”。清时的军机处常常在情报上写有“马上飞递”字样,要求快速传送。密札制度也是由邮驿来完成的。

二、金牛古道与五丁开山 
    
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,回首秦蜀金牛故道,从勉县沿108国道向西,经古阳平关(武侯镇),过土关铺、新铺,27公里就到达青羊驿;然后过青羊驿继续西行三十里,依次为大安驿、代家坝驿,在宽川铺分为二支,一支沿汉江源头宽川铺—五丁关—到达四川朝天驿古镇—广元—江油—绵阳—成都。另一支沿大安驿—宽川铺—阳平关—青木川—广坪、到现在青川县永红乡五里桠村,然后沿白龙江经水磨沟、三堆寺到广元昭化,再一路沿白龙江—嘉陵江而下,经剑阁—江油—绵阳—成都。从此,蜀道天堑变通途。


晋代学者常璩所著的《华阳国志》中有这样一则故事:春秋战国时,占据渭河流域的秦人经过变法,实力壮大,意欲称霸。相邻的蜀国物产丰裕,国殷民富,便成为首当其冲的并吞对象。但苦于秦巴大山阻隔,迟迟不得下手。一次,秦惠王在斜谷狩猎与蜀王猝然相遇,听从谋臣计策,说要送给蜀王五头能屙下金块的石牛。蜀王信以为真,于是调五名大力士凿关开道,以便迎回石牛。道路修好后,秦惠王却派大将张仪、司马错率军乘机进兵,灭掉巴蜀,这便是金牛道与五丁关的来历。              

另一传说是秦惠文王许配五个女儿给蜀王,蜀王派五丁力士去迎娶。返回蜀国时,遇一大蛇钻入山洞,五丁力士拽住蛇尾想把它拽出山洞,结果山被拽塌,五丁力士及五位秦女都被大山压死。李白《蜀道难》中诗句: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,说的就是这一传说。仰望五丁关,公路穿峡而过,峰回路转,盘旋而上,形成多重S形的巨大盘道,方才窥见五丁关遥遥在望。汉水如丝如缕,两边大山渐次逼近,由蜷伏而陡立,直至奇峰相夹,如兵阵森列,仰视天光一线,雄险奇绝至极,此谓金牛峡。突兀如云的一座峰峦,一边濒临深谷,一边与广袤山体相连,形成一处关隘,高达数十米,耸立于群山之巅,史书及石门摩崖石刻多有筑道记载。

    极目远眺,大巴山的千山万岭如大海波涛一般铺向天边,群山葱茏,云腾雾霞,十分壮观。李白《蜀道难》中的“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方钩连”绝非诗人的浪漫想象,应视为真实情景之写照。峡谷之幽深,峰巅之广阔及这种反差形成的刺激,切身感受到蜀道的艰难险阻。五丁关,奇景密布,风光诱人,诸如明泉泛珠,奇幻风洞,悬泉飞雪,林海松涛等,形成一处别开生面的蜀道画廊。

历代诗人李白、杜甫、岑参、元稹、卢照邻、李商隐、陆游、文同、杨慎、王士禛、于右任、罗章龙等经此多有咏叹。其中明代诗人,曾考中状元的杨慎所作《五丁峡》最为传神:“峡形千仞立苍颜,开辟从来有此山。自是美人倾绝国,不缘壮士启重关。蔡蒙早入梁州贡,庸蜀曾陈牧野间。谣俗流传难借问,丹青遗迹尚斑斑。”

五丁关把秦岭和大巴山,把秦岭以北的中原文化与巴山以南的巴蜀文明连在一起。千百年来多少人从这条路、这座关走过,中国南北的经济、文化交流融合了。五丁之功,居功至伟!

三、古道秋风思古道

走在秦蜀古道上,沉思于千年风雨中。秋风古道再也没有战马嘶鸣,驿道也难觅匆匆行路的驿卒,但秋风吹不尽千年的故事,历史车轮碾不断秦蜀古道。

在古老的时光里,我想青羊驿一定繁华过,一定目睹过昔日辉煌与沧桑,见证过时光安逸与烽火动荡,载着兵戈与朝代、皇帝与诗人,在战争仓惶逃亡而四处行走的车流人潮。我之相信,是因为青羊驿本身就是古蜀国与秦国交通要道上的重要驿站,那条蜿蜒盘折、逶迤崎岖在崇山峻岭之间的古道,有个响亮的名字叫金牛道。那酒红的灯笼、摇曳的光影、茶楼、镖局、银号、盐庄、纸坊、商铺、客栈和车马行人呢?那些亭、堂、楼、阁,阶、台、廊、垣呢,那些短衣的平民、红粉的佳人、环佩的与官人呢?那些飞驰的马儿、急匆匆的驿卒,曾经的马蹄和风与那些古老的时光呢?金牛古道,“老树、枯藤、昏鸦”,骑在马上的驿卒和侠客,一定是飞马匆匆,剑如疾风,“西风、残阳、瘦马”映照在岁月的时光里。岁月流逝,驿站消失地如此空净,我终于明白叶广芩在秦岭深处那段被时光遗失的傥骆古道上的叹息。隐在历史里的阴谋、诡计、征服、霸业与一统,金牛古道其实是两千多年前,在道路交通极为不便的古代时候,蜀国为了打通向外联系,在山壁水岸上花费极大人力物力财力修建的石栈道路。想象蜀道的艰难吧,如果没有对未来伟大的抱负和理想,没有对于世界历史大格局中的认识和盼望,孤守一处,那么这些向外的、开放的、通向异地困苦的道路,会不会只停留在人们相传的神话中。也就不会有睁眼看世界的张骞开拓的古丝绸之路,茶马古道也就无从谈起,也就无法完成中华民族的大一统与各民族的水乳交融。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,走在中华民族振兴的路上,我们承继历史,开创未来,为实现中国梦砥砺前行!

在历史的时光中,走在金牛古道上,我望见了秦时明月,脸上吹佛着唐朝的微风,望见了宋朝边关的战火烽烟,听见了清朝驿卒马蹄声咽。走过金牛古道,李白、杜甫、李商隐、陆游,留下“秦开蜀道置金牛,汉水元通星汉流”“深惭走马金牛路,骤和陈王白玉篇”的历史慨叹。历经秋风古雨的金牛古道,如今在历史中悄然沉寂了。然而,对于古镇与驿道的探寻,如青羊驿道潺潺流淌的汉江水,岁月的脚步声,悠然回响在悠长的秦蜀古道里。   

 

 

 

二〇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于西安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